大叔

随分款留,忘形笑语。

是你么?

飞远的鸽子,总是要回来的

没有阿芙洛狄忒的浪花,也美

那时深夜未睡,激动地拎着手电只身冲到岸边,冻得哆嗦只为按下快门,那份心情便定格在了刘公岛。 

Commence

Sehr bequem,ruhiger als anderen blog.   

享乐主义的世界,难得有静处。